君子无口

社团的cvc色彩练习,红色调√

第一届欧利蒂斯庄园杰佣催婚大会[1]

冉冉物华笙:

☆亡灵系写手了解一下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的沙雕文
☆自娱自乐欢脱向
☆更新?不存在的……但我坚信是有后续的
☆欢迎各位小可爱吐槽


第一届杰佣催婚代表大会昨日在庄园按时举行,会议选举了以厂长里奥为组长的催婚小组成员,纠正了之前“拆散杰佣”的错误路线。制定了“创造独处机会,消除一切阻碍”的总路线。并且受到监售者和求生者的一致好评,下面请看详细报道。

[1]


说起大会召开的原因,就要追溯到很久很久之前了。
简单来说就是全庄园都知道杰克喜欢佣兵,只有佣兵自己不知道
不过,就算如此每当有人靠近他俩时都还是会受到一万点暴击,没错,被秀的。
对此园了小姐表示有话说,
“哦这队狗男男,真的太过分了!”园了小姐挥舞着她的工具箱,“特别是杰克! 这个老变态、一到场上就到处找奈布,你说你找也就算了吧,为什么边找还边不忘来捶我们?捶也就算了吧,为什么明明有手杖还只用气球? 气球也就算了吧,为什么还每次要留一个不送上椅子???”园了越说越激动,扳手敲在桌子上发出“嘭嘭”的响声:“你知道他怎么回答我的吗?他说:“当然是要留一个人下来帮小奈布解密码,你知道的小姐,他不太善长这些,笨手笨脚地老是被电到。”实在太过分了,最主要奈布那个小傻子老是被他抱来抱去还不反抗?我看这个小傻子已经成为无药可救的共犯了! 太过分了,你说是吧,艾米丽小姐。”
一边的医生闻声抽出一条手绢作抽泣状:“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世太炎凉,人心险恶!”
于是为了彻底消除这对狗男男对庄园内其他单身汪的伤害,厂长决定召开杰佣催婚大会。


[2]

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厂长这样想着。
于是他穿上了笔挺的西装,还不忘给他的咸鱼也系上了一个红色的领结。
会议的地点定在了求生者们开始比赛前的餐桌上,厂长敲了敲桌子试图让乱成一团的监管者和求生者们安静下来。
裘克你离我女儿远一点,空军也别再欺负班恩了,他脑子来就不好使,还有慈善家这个时候就别再偷电了,偷别人的鸡腿也不行!
厂长的脖子今天依旧很痛:)


[3]

终于在一阵鸡飞蛋打之后 会议得以顺利进行。
会议的第一个议程是总结上个阶段的工作。
空军小姐代表求生者们发了言: “上个阶段,我们试图从杰克入手,让他离开奈布。”
上个礼拜的一场游戏中,空军小姐面对着密码机使出了密技“爆破手”,在第四次被电击后杰克终于出现在了空军身后。
“你终于来了。”空军拔枪上膛一气呵成,黑洞洞的枪口直直地对着杰克,“你现在有两个选择。”她一手端着枪一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支票丢到了杰克的爪子里,“要么拿着这些钱离开我们傻狍...奈布,要么死在我的枪下。”
杰克有点懵,现在的求生者都这么皮的吗?
他轻轻挪开枪口:“我亲爱的小姐,拿枪直直地指着别人可不是淑女该有的行为。”说完还从燕尾服的口袋里拿出一张平整的支票,“说吧,要少钱你才愿意让我和从奈布在一起。自己随便填吧。”
空军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空军扣下了扳机,空军被一刀切了,空军被放上了椅子。
空军小姐委屈,空军小姐不说。
“我真傻。”空军双手叠起撑着自己的额头,表情深沉,“我只知道杰克是个变态的衣冠禽兽,但我没想到他且居然还是个有钱的禽兽!"


[4]


监管者方则由裘克为代表发话。
“我们则从佣兵这里入手,试图让他明白杰克对他图谋不轨。”小丑今天难得地摘掉了面具,洗干净了油彩,露出还算清秀的脸,“但我没有想到,他受杰克荼毒这么深!”
还记得那是一个阴云密布,建筑物云谲波诡,非常适合溜监管者的一天。
裘克告诉自己今天的我不再只是一个单纯的监管者,而是一个肩负着整个庄园爱与希望的监管者,今天我裘克就要化身为正义的小天使让佣兵彻底看清杰克的丑恶嘴脸。
远远地裘克就看到了那个穿着披风正在翻窗的佣兵,他提着火筒就是一个千米冲刺。
“嘿,佣兵先生!”
佣兵回头向声源的位置张望了一下,差点从窗上摔了下去。
虽然听声音是小丑先生,但是这副妆容是什么情况?眼前这位大概是小丑的先生,模样真的是说不出的……前卫。红红的头发上顶着一个硬卡纸制做的发光的光环,目测光源是刚从慈善家手里抢来的手电,身上罩着一件白色的长袍上面用笔歪歪扭扭地写着“justice”,背后还背了一双花绿绿的小翅膀,没看错的话应该是用律师的地图剪的。
被一个天使装扮的小丑骚扰了怎么办? 在线等,急?
裘克回忆了一下刚刚在出门前里奥教自己的说法,尽可能地露出和善的表情。“亲爱的佣兵先生,你愿意和我进行一场心与心的交流吗?"说罢还眨了眨眼。
奈布面无表情,甚至有些想笑。
“我很乐意,小丑先生。但能麻烦您向后退几步吗? 您知道的,您对我的威慑会让我有些难受。”
“好好好!" 裘克一边想着佣兵真是 个懂礼貌的孩子,一边向后退去。
一步,两步,三步....砰!
恭喜裘克先生成为第一个摔入地窖的监管者,让我们为他送上鲜花与掌声!
裘克躺在地窑里,就看到上面冒出了一个小小的脑袋:“杰克说不要随便听别的监管者的话,我觉得很有道理。”
[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佣兵.JPG]
“这不是最惨的...”裘克抱头痛哭,“我从地窖爬上去的时候就看到了杰克笑眯眯地看着我,然后对着我的脸给了我一爪子....”
我裘克怀疑你们针对我!




除了骑鹿头、还要抱佣兵